网上假药
返回首页

夫妻档网上售卖千万假药

时间:2013-12-19 11:16来源: 假药举报网 作者: 阅读:433 评论:0条

2011年11月11日 07:46    姜东良    来源:光明网      热点专题      手机看新闻

济南警方破获特大网络假处方药案揭开网售假药黑幕

法制网济南11月10日电 记者 余东明 《法人》记者姜东良 通讯员宁丽今日,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刚刚披露了一起特大互联网销售假药案,假药波及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涉及假冒十几家跨国医药巨头和上百家国内知名药企的249个品种300余万粒(片),其中98%为处方药。目前,已抓获嫌疑人13名,缴获假药152箱,价值1400余万元。

祸起网购:3.4万元买了几盒假药

陶明明(化名)是河北省鹿泉市大河镇的村民,为了给妻子治病,他根据中国医药供求网等网站发布的广告,网购了通心络胶囊、拜糖平等药品,收到药品,他发现这些药全是假药。

一气之下,陶明明跑到生产厂家——德国拜耳公司北京生产基地讨要“说法”。

拜耳公司经过检验,发现“陶明明购买的这些药不是自己生产的,全是假药。”

无独有偶,英国阿斯利康、美国辉瑞等跨国医药公司也接到江苏省启东市神益堂药店顾某等受害人的投诉。

2010年,11月21日,德国拜耳、英国阿斯利康、美国辉瑞等跨国医药公司在华厂家联名向公安部反应:他们的部分药品被假冒生产并通过网络市场非法流通销售,知识产权遭受不法侵犯,要求保护其合法权益。

这些跨国巨头的反应引起了公安部的重视。经过初步调查,陶明明等人购买药品的网络上线在山东济南。随后,公安部通过山东省公安厅,将此案交由济南警方侦办。

陶明明告诉办案人员:他是根据“中国医药供求网”等网站发布的信息,通过QQ与卖药的联系的,并用手机与一陈姓女子通过电话。警方的调查显示,陶明明先后3次向开户名为“杨福利”的农行账号汇款3.4万元用于购药。

警方还发现,另一受害人顾某也是通过互联网从济南王某等人手中,先后4次购买倍他乐克、吗丁啉等药品,结果发现都是假药。陶明明和顾某购买药品的网络上线和收款账户均在济南。

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将受害人提供的16种假冒药品,拿到山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鉴定,发现全部是假药,成分仅仅是淀粉、葡萄糖和水。这16种假冒药品中,有5个品种为处方药。

12月10日,济南市公安局专门成立了“11 30”专案组,在食品药监部门和网警等警种的支持配合下,全面展开了各项侦查工作。

夫妻档网售千万假药

专案组发现,受害人提供的涉案人员的身份、地址全是假的,联系电话也成了空号。虚拟的世界,海量的信息、假名字、假许可证、涉案人员活动轨迹飘忽不定,侦查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专案组根据涉案人员的资金流向发现,这帮人主要在济南工商银行明湖支行、天桥支行和农业银行张庄路支行等十余家营业网点的自动柜员机提款。可惜的是,由于时间关系,有关提款录像没有留存。

通过耐心细致的摸排,办案人员终于找到了涉案人员的一些蛛丝马迹。他们发现,济南市槐荫区匡山小区2号楼402室有一家东北籍外来住户,平常总在楼下储藏室门外,打包搬运成箱药品并开车运走。

经过调查,专案组民警得知,这家户主叫肖某燕,30岁左右,是位年轻时尚的女性。户籍所在地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孟家乡。2008年初来济,这个地方是他们临时租赁的,其真实住址在槐荫区泉城花园12号楼2单元1501室。

济南警方逐步摸清了肖某燕存货地点和发货流向,对照其发货时使用的假名、手机号码和收货人姓名等线索,用了20余天的时间,从济南佳怡、佳吉等9家物流公司提供的500多万张原始单据中,找到了257张涉案单据理清了涉案人员的假药销售网络,锁定了肖某燕等人实施网络售假的犯罪证据。

警方调查显示,从2008年12月始,肖某燕就伙同丈夫张某阁、姐姐肖某玲、姐夫陈某伟、弟弟肖某利、妹夫孟某祯等人,以回收销售药品为经营手段,以各种假冒身份,在互联网上,发布大量假药信息,对外销售各类假药。

刘某伟和刘某禄这对夫妻是警方抓获的第二个利用互联网销售假药的犯罪团伙,他们有独立的销售网络,在多处设立仓库、藏匿假药。

从2008年初到2011年4月被警方抓获前,这对夫妻就以济南恒丰伟业医药有限公司名义,在互联网“中国医药供求网”、“宸源医药信息交流中心”等网页上,大肆刊登虚假药品广告,涉嫌销售假药金额高达1100余万元。

网售假药覆盖二十六省

比起前面两个团伙,孟某祯等人显得有些势单力薄。警方发现,从2010年2月开始,孟某祯等人以假冒身份在互联网上发布虚假药品供应信息,并通过物流公司发送假药,涉嫌销售假药金额7万余元。

“涉案犯罪嫌疑人多以血缘和亲情关系为纽带,相互之间经济利益紧密关联。肖某燕先后发展其亲属肖某玲、陈某伟、肖某利、孟某祯等人为帮手。刘某伟、刘某禄夫妻与肖某燕、张某阁夫妻则在销售假药犯罪活动中联系密切、相互配合,而许家兄弟二人,也分别通过不同渠道销售假药,拥有各自的进货上线和大量下线客户。”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李海峰告诉记者,他们既独立经营又相互搭配调货,借助互联网发展各自的售假下线。

他说,这些犯罪嫌疑人预谋周密,隐蔽性极强、反侦查意识强。‘上线’首先以假身份在‘医药商务网’、‘中国医药供求网’、‘宸源医药信息交流中心’等网站注册用户,发布药品供求信息,坐等‘下线’。”有的‘上线’、‘下线’并不不认识,他们通过QQ和手机联系,达成协议后,通过物流送货收货,托运单上仅留假名字,并且频繁更换电话号码,作案手段隐蔽,给侦查取证带来了很大难度。

据专案组介绍,假药波及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涉及假冒十几家跨国医药巨头和上百家国内知名药企的249个品种300余万粒(片),其中98%为处方药。目前,已抓获嫌疑人13名,缴获假药152箱,价值1400余万元。

网售假药案值大危害深

“此案假药品种众多,案值巨大,以贵重和处方药为主。涉及国内外110余家知名药企的249个品种300余批次近10万盒。价格在1000元以下的126种;10000万元以上的4种,其中,假冒阿斯利康片剂,市场售价每盒高达1.6万元”。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支队长窦庆福告诉记者。

据悉,查获的假药米非司酮和米索前列醇为堕胎药,服用后会对孕妇和胎儿造成严重损害,甚至死亡;假冒的癌症手术后、心脏搭桥术后需长期服用的药品,严重威胁患者生命健康。

济南市公安局副局长吴德清说:“目前,造成网上假药泛滥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制售假药的窝点难打。生产、销售假药往往是‘以一对多’且‘层层分支’,彼此没有交叉,呈现出结构网络化、成员替补、身份虚拟、联络物理隔绝的特点。对追查生产、销售的源头带来极大的困难,另外,现代化网络信息科技的发展给推销假药带来极大的方便,信息海量发布、联络隐蔽简单。”

“第二个原因是,现代化物流等交易平台给此类犯罪带来了‘方便之门’”。吴德清说,物流公司往往为了追求市场利益最大化,对客户的身份资料核查、物品检查、单据申报等等流于形式。

“今后,我们将对这种危害人民生命健康的制假售假行为采取持续的高压态度,‘有假必打、有案必查’,对敢于铤而走险、见利忘义的制假贩假分子坚决给予迎头痛击!”吴德清提醒读者,目前,互联网上所售的药品都是非处方药,是处方药的就是非法的,购买药品最好去正规医院。

据悉,这是济南市公安局在“亮剑”、“打四黑除四害”专项行动中,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伪劣产品犯罪中侦破的最大一起网络假药案。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

分享按钮
------分隔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