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店卖假药
返回首页

成人用品店卖假药 来源不明价格翻倍

时间:2013-12-19 11:27来源: 假药举报网 作者: 阅读:603 评论:0条

1

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石景山分局查获的部分假药

2

假冒的司米安避孕药

3

假药的广告

  央视《消费主张》0524供稿

2012年4月11日北京西城区药监局联合北京西城公安分局对辖区一些销售成人保健用品店进行检查。在检查中执法人员从西城区黑窑厂附近的一家成人保健店里查获了避孕药司米安六盒。经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鉴定均为假药。店主秦广利和常素梅以销售假药罪被西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执法人员:这个嫌疑人被抓获的时候,药品都是从他出售这个药品的柜台货架中起获的,虽然在柜台货架中,但他们往往将这些违规出售的药品,或者是他们认为可能是假药的药品,隐藏在布兜里,盒子里,隐藏起来销售。

犯罪嫌疑人秦广利和常素梅交代,他们从2011年9月到被抓获为止,一直在销售假冒的司米安避孕药,按照他们所说,之前他们销售的避孕药都是从正规药店进货。直到2011年的一天,店里来了一位骑电动车的人,使得他们的进货渠道发生了改变。

犯罪嫌疑人:他说你要避孕药吗,你要避孕药不要,我说什么避孕药,他说司米安,我说的多少钱啊,他说人家都算的几元几元,我说大药房的贵啊,我都不记得多少钱了。

犯罪嫌疑人常素梅说,她是以每盒8元到8.5元的价格从骑电动车的人手里进了10盒司米安,分别以25或30元不等的价格销售给顾客。这样一来,一盒药的利润就翻了3倍。

常素梅夫妇承认,他们知道这些司米安是假药,但在高额的利润面前,他们还是铤而走险,悄悄销售。

执法人员:他们这个进货渠道往往都是没有联系方式,没有固定地点的,走街串巷,上门推销假药的人员处进货,他们也明知道这个小贩,没有相关销售药品的资质,对于这个药的真假呢,他们也心知肚明,不是真药,但是就是纯粹出于一种牟利的目的,销售假药。

在北京市西城区粮食店街的另一家成人保健用品店里,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的警官查获了正在销售的“美国瑞克生物科技集团公司”生产的品名为“蓝精灵”的药品。经营该店的店主王跃红被西城公安局依法逮扑。

执法人员:他这个药品不多,当时是收缴了七盒,他自己讲一共进了十盒,然后当时是发现这个药品外观上,药监执法人员当时就能判断出来这个药有问题。

经过检查,执法人员发现这个名叫“蓝精灵”的药品来路不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进口或者依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药品,均按假药论处。王跃红交代,她销售的药品“蓝精灵”是一种专门改善男性性功能障碍的药,这些药品是一个陌生人在她店里代销的。

王跃红:他就直接找到那条街上,找到我们那个店了,他是放这里代卖,代卖8元钱。

既不知道药品来源,也不知道药品的出处,就是这样的假冒药品在犯罪嫌疑人王跃红店里堂而皇之地销售着。

执法人员:从现在我们掌握的客观证据上看,她对这两点都是明知的,第一她知道这是一种药品,其次呢它是一种假药,像这种涉性用的药品,往往有一些成分,是一些处方药,咱们国家规定的处方药,它的这些处方药的成分是改善男性性功能障碍,同时对人体的心血管系统,也有着很大的副作用,所以我们国家规定对于这类药品,一定要有医生开的处方才能去销售。

危险的邮购药

“彻底根治糖尿病”“一次性治愈永不复发”“轻松终结糖尿病”“货到付款零风险购物”,这些诱人的词语,夸张的广告,让备受糖尿病折磨的王先生不禁怦然心动。然而他却不知道,这背后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王先生:写得非常好,什么彻底治疗糖尿病,总之说得很好,我买了四五次,一盒里有十小盒是660元,前后我一共花了一万多元。

花一万多元邮购来的药品,并没有遏制住王先生病情的发展,更别提什么“彻底根治糖尿病”了!

这时,王先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花一万多元钱买的药有问题呢?他马上向北京市石景山药监局反映了情况。正是这个看似简单的投诉,揭开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药监人员:根据药品的内容物我们观看,它里面有大量的白色颗粒,我们就怀疑这药品加了相关的西药。

接到投诉,药监部门执法人员协助王先生再次从网络上邮购了同样的药品,送到了北京市药品检验所检验。经初步认定,该药品为假药!

网络那头销售假药的人是谁?他藏在哪里?这个和王先生联系邮购药品的人,身后是否隐藏着一个制造并邮寄假药的犯罪团伙呢?

办案人员经过深入调查一个名为北京天顺天利的商贸有限公司浮出水面。

办案人员:天顺天利公司它自己不卖药,给北京的各个小的卖假药的窝点,提供了一个对外销售、对外结账的平台,把这些窝点的药品集中起来,由几个快递公司去发货,货款也是这个快递公司返给天顺天利公司以后,他们再分给各个窝点的做假药人员。

曾文芳 34岁 初中文化 程度 北京天顺天利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 因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2010年11月20日,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刑事拘留

天顺天利公司总经理曾文芳供认,看到老乡中不少人做邮寄假药的生意,她从中发现了商机。

犯罪嫌疑人曾文芳:正好有很多老乡,都说卖什么保健品的,因为只是现在都知道,大部分都是卖假药的,后来我们就说去注册这样一个公司,跟邮局EMS特快专递,顺风,宅急送,跟他们签了业务合同,做代收货款业务,说白了我们就是说,把那下面的散客户的货集中一块,放到邮局去寄送,帮他们代收货款,从中间就提取一个服务提成。

曾文芳成了网络销售假药流程的一个关键中转环节。他的天顺天利公司不仅是将其它造假窝点生产的假药统一收集起来,再通过快递公司送货并代收货款,而且,他们自己也在北京市石景山区的一些地方雇用人员生产各类假药 通过邮局、快递公司向患者邮寄发货。

警方调查发现,在北京市,通过天顺天利公司发货的假药窝点就有26个,其中,犯罪嫌疑人陈长才是这个制售假药组织中的一员,他也是众多制售假药散户中的一个典型人物。

陈长才 48岁 初中文化程度 因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2010年11月20日,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刑事拘留

为了把自己制造的假药顺利销售出去,陈长才他们给药品精心打扮了一番。首先是,把假药包装得像真药。

犯罪嫌疑人陈长才:什么药准字、药健字,假的呗,自己印的,自己想的,有的是假冒的,冒人家这个厂家的批号,比如说外面有一种药是国药多少号,你就可以放这个号,变一下就行了。

有了随意冒用或胡编的药准字号,接下来就是打广告。假药制造者在互联网上虚构了“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院”和“北京中医药生物基因临床研究院”的名义发布广告以博得患者的信任。一旦有患者和他们联系,他们就会抓住机会,进一步套牢急于求医的患者。

犯罪嫌疑人陈长才:(跟谁一起干这事?)我一个人,接电话的是谁啊,接电话的是我,也是我,电话里我就作为一个医生,(你是医生吗?)懂一点点药的知识,(你有医生的资质吗?)没有,(你卖的主要是治什么病的药?)治疗牛皮癣的,(那你跟患者是怎么说?)就是肯定是说治得好嘛。

当有患者订货时,陈长才他们就把假药交给曾文芳的天顺天利公司,再由曾文芳通过快递公司将假药邮寄到患者手中,为了进一步让患者信以为真,曾文芳还推出了货到付款的做法。

犯罪嫌疑人陈长才:直接寄钱的话,他不太相信你,就是搞这个货到付款,就他们这个公司,可以办理货到付款,有的顾客患者见到货才放心付款。

陈长才及其他一些假药制造者,生产的假药大都针对慢性病和难以治愈的疾病比如,皮癣、风湿、糖尿病、骨质增生、心脑血管疾病、前列腺疾病、高血压等等。因为这类疾病的患者,长期饱受折磨,渴望病愈的心情更加迫切。

犯罪嫌疑人陈长才:因为一般就是到地方医院看,看几个月他也看不好,有时看几年也看不好,突然看到这个药感觉挺新鲜,打个电话问一下,试试看看,买两瓶或买一个疗程,试试看看,主要是他心理试一下。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犯罪嫌疑人多为初中或小学文化没有药理常识和医疗工作经验配药时将各种药物粉末和其它物质随意搭配造出的假药危害极大。为了给自己的假药贴金,他们故意选择在北京制造和销售假药。

办案人员:我们从这个案件可以看出,犯罪嫌疑人他使用的是中国中医中药研究所研制某某某种药,他还是依托我们中国的中字牌,来向全国发广告,使全国的患者更加相信,现在的科技能够攻破各种疑难杂症,特别是他抓住了患者对北京各大医院的一种信赖,他采用这种方法确信犯罪行为更有市场。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

分享按钮
------分隔线----------------------------
相关文章

评论: